当前位置:首页 > 何裕民 >

《癌症只是慢性病》前言

发布时间:2013-01-31 22:18:55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何裕民 何裕民
《癌症只是慢性病》前言 人们常说,观念在行动之先。有了正确观念的指导。人们的行为就可能获得有益的结果。否则,即便动机再强烈。动员资源再多,措施也会产生偏差,结果往往南辕北辙。 笔者长期从事肿瘤临床工作,可以说天天接触癌症患者,少说也接触过数万例,情况各异,结局不同,第一手素材丰富:又是中医出身,对传统文化有着较浓厚的兴趣;再加上喜好哲学思考,自20世纪80年代初至今就一直是《医学与哲学》杂志的副主编;身在信息交汇的上海,学界朋友广布四海,想不接触欧风美雨都难。因此,喜欢对很多人们熟视无睹的现象或公认的事实作一深层次的思考或诘问,有时常常会有所顿悟,甚至有全新的认识。 目前国内癌症防治的现状不容乐观。许多患者身心深受癌魔之折磨,这既有科学技术方面的不足,也存在着观念偏差或认知陷阱,以及目标设定上的错误和应对方法上的失误等。其实,近20年来,国际癌症临床领域,一场涉及癌症认知与抗癌方法(包括治疗手段)等的颠覆性革命正在蓬勃进行之中,已明显改变了人们对抗癌症的被动状况。并且这场变革还在继续进行之中。相信这场革命也能在中国逐步深入人心,这将大大改善人们对于癌症治疗的极其尴尬、窘迫的境地。 其实,医学作为人类认识自然、防治疾病的一门科学技术,在发展过程中难免有偏差,不可避免地会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依笔者看来,关于癌症,人们也正经历着类似的认知过程。以往认为癌细胞是绝对“邪恶”的,只能用“战争”模式(指“割光”——手术、“毒光”——化疗、“烧光”——放疗)加以解决,导致较长一段时期以来癌症死亡率居高不下。时至21世纪,人们开始认识到癌细胞在多数情况下只不过是正常(干或母)细胞的分化异常和发育障碍。在有些情况下,特别是伴随着衰老,这种异常和障碍往往难以避免:多数情况下,进展缓慢的癌细胞并不一定对机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是在特定条件下,这些癌细胞“疯长”,并侵袭重要组织器官,才表现出对生命的严重威胁。这显然是一种内源性(源自自身的)的异常和障碍,不能只仰仗手术、化放疗等“战争”模式来解决所有的癌症问题,而应综合考虑。因此,对于癌症,人们的观念随着认识的深化以及对挫折的反思,也开始有了全新的、革命性的认识。相信这些认识一旦成为社会观念之主流,就有可能彻底颠覆旧有的癌症治疗格局与模式,引发一场变革。当然,这也必将大大提升人们防治癌症的能力,明显延长癌症患者的生存时间及生存质量的改善。 这本书并非专业论文,亦非严肃的说教,只是笔者在几十年的肿瘤临床中观察到了一些现象,获得了感悟,体验到了一些收获。多年前有缘与电影《一个都不能少》的编剧、著名作家施祥生老师相识,有相见恨晚之感。后来深入接触多了,施老师极力鼓动笔者把关于癌症的许多认识付诸文字,以惠助更多的人。恰逢过去几年中,经常有一些媒体朋友约稿,希能就这些感悟与收获并结合大众口味,夹述夹议,有实例、有分析地给大众谈谈,故该书稿中的多数文章原先都是散在发表在各地报刊杂志上的“杂文”。后有癌症俱乐部朋友建议编辑成册,也有的俱乐部将其剪辑后取名为《博导谈肿瘤》并印发给会员,有了一定的影响。恰逢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编辑约稿,于是就顺水行舟,作了认真、细致的修改与充实,遂有此书。 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 尽管这不是一本学术著作,可以说只是笔者为数不多的科普作品之一,但仍衷心感谢在本书编写过程中给予种种帮助的各位朋友。正是缘于他们的帮助,使得笔者可以一吐为快;也正因为他们的帮助,让笔者可以和更多的癌症患者朋友及医学界人士沟通交流有关癌症问题的认识和应对方法等,从而促进相关认识和方法的更新及发展。 当然,这本书中的文章大多是应不同的报刊杂志之约而写的,时代背景不同,因此文风不一、深浅有异,虽作了些修改,但仍不尽一致。迫于时间关系,若有纰漏,敬乞谅解。 论述中所有病例均出自笔者临床,皆有据可查。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文章中用的是化名,希能见谅。 最后,希望这本书能给广大癌症患者及其家属带去一些新的理念、新的思路、新的希望,从而使他们在应对癌症的过程中多一份理性和从容,并起到一些帮助。 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何裕民 戊子年元宵佳节于上海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何裕民简介